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中盆会盆景艺术在线

 找回密码
 免费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212|回复: 10

我看华风展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2-8 22:0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免费注册

x
我看华风展
作者:李新



“华风展”是台湾盆栽界每年举办一次的重要展事,迄今已走过20多个年头,是一个被公认代表了全岛最高水准的盆栽盛会。第“20届华风盆栽展”于 2015年10月份在台湾彰化县溪州乡举办,此次展会的组织者与业内权威人士,都对该展给予高度评价,认为无论展会整体还是参展作品本身的品质,“相较以往都有很大的提升”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▲王丰铨藏品丨黄槿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▲游振乾藏品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▲陈文俊藏品
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▲林光雄藏品丨福建茶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▲苏文宏藏品丨番石榴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▲徐荣昌藏品丨象牙木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▲邓福琦藏品丨寿娘子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▲游振乾藏品丨赤松


自2016年起,大陆所有的盆景媒体(纸媒与网络)均相继对这个展会进行了报道,且浓墨重彩,精心展示,从而使我们对这个展会有了一个较为全面、直观、清晰的认识。下面,以此为据,我想针对当前台湾盆景的发展,谈谈自己的看法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在切入正题之前,我还想说一下对台湾盆景的印象,以及她对我影响。记得刚对盆景感兴趣时,除了岭南盆景给我以强大吸引外,日本与台湾的作品也让我脑洞大开。20多年前,我国大陆的经济发展还不像现在这么迅速,物质积累也远较今日落后,而这两个区域的盆景作品,制作精良,养护精湛,盆器上乘,几架考究,摄影精美,在“物质”层面明显与国内盆景拉开距离,所以非常吸引我的目光,几乎,只要刊物上出现这两个区域的盆景作品,我都会反复欣赏,认真揣摩,并认为他们的普遍水准在中国大陆之上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就整体论,当时这三个地区在我心里的排序是,日本第一,台湾第二,中国大陆第三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我自己的习作远未成熟(即便成熟也不足论),但是在枝条取舍以及造型风范上,已经深受这两个地区的影响:以丰厚、细密为主,因为我觉得,这样更近于自然风貌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然而二十多年看下来,尤其是,中国大陆的盆景与经济发展几乎同步,迅速崛起,无论数量还是品质,都与以前不可同日而语,并且到目前为止,仍旧呈上升态势。而与此同时,我眼见日本与台湾的盆景发展放缓,乃至于停滞不前(日本盆景的式微尤为显著),所以现在,中国大陆盆景的发展已呈反超之势。当然,在养护技术、制作细节、年功、盆龄等方面,我们仍与这两个地区存有不小距离,但是在造型风格的多样性和艺术水准制高点的占领上,目前的中国大陆,已积累了足够自信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同时,历经二十年时光,我也由一个满目新奇的初学者,变成了稍具经验的盆景人——在环境和个体都已发生改变的基础上,再来反观台湾盆景,感受当然会有不同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最真实的感受是,看完刊物上登载的“华风展”所有作品后,我感到了失望,不客气的说,无一佳作。仅就此次展览而言(一个展会当然不能代表全台湾,但具一定代表性当无疑义),我以为,目前的台湾盆景,已沦为地道的手工艺品,走入了模式化加工、制作轨道,与艺术精神背道而驰,去大自然也愈来愈远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我这么说不是哗众取宠,故作惊人之语,也不是有意“颠覆”、“挑战”,去制造什么吸引眼球的话题,而是平心静气,以作品为据,与岛内、外盆景人坦诚交流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不妨以这次展会的获奖作品为例,作一解析。

首先从展会桂冠上的明珠——获得“华风奖”的《真柏》开始吧。“华风奖”是该展最高荣誉,能够技压群雄、赢得评委一致认可当然具有不凡实力。的确,这件作品就桩材形态言,富于变化,扭曲跌宕,沧桑遒劲;就色彩言,红褐色水线与雪白舍利相映成趣,对比鲜明,再兼以浓绿健旺的叶片环绕其间,鲜亮紧簇的苔藓烘托其下,愈发显得生机勃勃,亮人眼目。然而在我看来,它不过是一棵工艺复杂、颇有气势的盆植而已,除了让人赞叹它精良的制作工艺和精细的养护手段外,余者,无可告美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▲蒋宜璋藏品丨真柏

既然那么多张口闭口说“盆景艺术”,那么,我就从“艺术”的角度作推敲。

其一,我看到此作的第一观感是头重脚轻,比例失衡。作为桩材生命体的重要组成部分,两个状似馒头的冠顶以分量的绝对优势俯压在盆器的偏左部位,其中副冠完全偏出盆外偌大距离,这就对桩材的底部形态的分量提出了挑战,看其能否对它们实现掌控与制衡。而这件作品的桩材底部,也就是一件作品中最重要的根盘与隆基部分,水线的分量极少,仅有一根单薄的水线,再兼以右下的数条细根,与上半部分健壮的枝干、繁茂的叶片形成了鲜明反差,也就是说,它们之间对比悬殊,有不负重荷之感。尤其是,在白色舍利的托映下,底部红褐色水线与细根愈发凸显、跳跃,甚至脱离,这几根细瘦的水线似在努力擎举上面那些粗壮繁茂的枝干与树叶,看久了,替它们“累得慌”。固然,根盘与隆基还有相当体量的舍利在支撑,然众所周知,在盆景造型的虚实划分上,相对于不具生命的枯干,水线(枝叶)为实,舍利为虚——此作下部空虚,上部满实,故而,虚不胜实,头重脚轻。

其二,由于中部枝干与叶片的堆砌以及向左下强行伸展,形成壅塞和屈抑,毫无协调美感可言。因为对此作满怀质疑,我将它拍下来发给一位信得过的朋友,先不表态,看他反应。他回话:东西固然精良,也颇费心机,不容小视,但两个“馒头顶”让人不舒服,要是把左边那个“小馒头”去掉,效果会比现在好。我随即用手一遮,果然,清爽利落了很多,过满过实的感觉马上扭转,虽失去一些气势,厚实感也随之递减,但重心却因此稳定,比例也更加均衡。其实,说它重心失衡略有委屈它,因为右上的舍利与那簇小叶团也在对其牵拉、掣肘,奈何力不胜强,仍不能挽回大势。

其三,既然“舍利”在这件作品中占据了相当分量,那么,就应该让它细腻的纹理和丝绸般的质感得以凸显,为其加分,可是相反,这些特质都被厚厚的石硫合剂完全掩盖了,看上去粉乎乎白腻腻,稀松发软,老态有所增加,可也因此苍白空疏,缺少层次感。其中,最为严重的“弊病”,即是根盘部位的枯干,给人以“朽烂”之感。与此映照,李仲鸿先生在展会上所做表演的那棵真柏,其舍利干塑造就纹理清晰,流畅坚实,同为“舍利干”,它们的高下之判,一目了然。

其四,右面那个小叶团突兀孤立,生硬呆板。不妨将左面所有枝叶用手或纸张遮住,看这簇叶团与整个树干的关系是否谐合、融洽。很显然,这一团绿叶仿若天外来客,与桩材主体缺乏有机联系,就是那么一团块绿叶,生硬贴在了树干旁。不要小看这一细节,由小窥大,此一小节,便可映出对自然的观察和理解。

因为这件作品是头奖,关乎所有评委的眼光和整个展会的分量,所以也就用了较大篇幅推敲。对其他几件获奖作品,下面简略析之,点到为止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▲游振乾藏品丨毛朴

排在“逸品奖”首位的《毛朴》,当为此展“亚军”。该作桩体健硕,矗然直立,是典型的大树型格。这件作品从根脚至树梢,过度自然,收尖渐变,枝法细腻,逐级铺展,繁密中显骨架,细腻中见错落,层次丰富、清晰,繁密与爽明的矛盾,在这得到了较好统一,让人不禁为其深厚的造型功力和精勤的养护水平道一声赞。但是,使我不能感到满意的,是该作桩体的线条走势以及部分枝干的形态塑造。主干从根至梢的线条不舒服,顶枝根部与树桩主干的衔接不连贯,有所偏离且别扭,部分枝干粗重、拥塞、呆拙……这件作品,既不能让我感受到“力”,也没能充分传达“美”,只是展现了制作的耐心与精细。看着它圆滚、肥厚、干净的树身与枝条,有那么一瞬,我甚至想起了一道菜肴:凤爪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▲黄英富藏品

获得“季军”的是一组小品组合。台湾盆景让人赞叹的养功在那些小品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,无论多么小的盆钵,作者都能把其内的植物养得肥厚鲜亮,郁郁勃勃,且一丝不苟,塑造入微。但是,这些小品都是以一种丰满壅塞的形态出现,组与组之间,样貌雷同,绝少差异,看一组与看十组的感受几乎是一样的,看多了,心中难免发闷。且不说作品之间的雷同,仅就这一组作品的局部分析,也使人怀疑它的“艺术性”。第二行左面与下部居中的这两件,就是两簇圆滚绿叶团子,被稍微切开几道缝,细节不耐品咂,整体形态也拙笨难看,而且,诸如此类的表现几乎充斥了每一组小品里,至少我看了,连连摇头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▲洪德茂藏品丨寿娘子

这样的问题不唯出现在小品中,几乎,所有的大中型作品,都有此弊。再举一例,“逸品奖”中的那件《寿娘子》(洪德茂先生收藏)。顶部,是刀切一样整齐划一的外轮廓线,中间,被机械切割成若干条块,其油亮的叶片和洁净的树干,再加如此规整的造型,像极了一盆仿绿色植物的塑料仿真制品。其实,这件作品在获奖作品中还算较为上眼的,在藏露、虚实、浑实与灵动的对比处理上,也颇见功力和巧思——即便“仿真”,其“工艺性”也是比较高的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▲谢文虎藏品丨榉树


还有谢文虎先生收藏的《榉树》,也较为抢眼,在所有获奖及刊载作品中,是“自然性”最高的一件,既细腻繁密,又自然松弛,但再怎么自然,也不过样态寻常的一株树木而已,干身线条缺乏骨力,整体构成也显平庸,不见神采与个性。

具体的“作品分析”就到这里吧,否则,如此絮叨下去,会将所有参展人得罪光。不过,以上言语即足以激起台湾同道的“公愤”。这不由让我想起了当年李国安先生对大陆盆景的批评来。他以为当时的大陆盆景多沧桑与凄凉,呈现出的是“病态美”。而今的我,与之相反,以为今日的台湾盆景,更多为“富态病”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所谓“富态病”,即是上面提及的养护精细、制作精湛、配器精良、摄影精美,但凡涉及物质层面的这一切,都很完善,唯独,缺少了最重要的东西:艺术性。这个“艺术性”首先体现在对自然的表现上,看作品能否将大自然的形貌、精神充分表达、呈现出来,同时,作者的个性、情感也在这个过程中得以释放传达,从而,使观者在欣赏具有典型意义自然美的同时,领略作者独特的体悟与情怀。

而对自然的体悟与表达愈是恰切、充分,作者的感受愈是独特、强烈,观看者所受到的感染也就愈为深刻、持久。

从这个展览以及综合之前所见台湾盆景的印象,我以为目前的台湾盆景对自然的表现较为概念化,对自然的观察也很肤浅,尽管,有时也会出现也让人眼前一亮、景仰佩服的佳作,但绝大多数,都是闭门造车的产物,看一百盆跟看一盆的感受差不多,“千人一面”,在这里不是什么形容词,而是得到了非常具体的呈现。同时,对树木层次的机械分割和主观臆造,也使人疑心作者的艺术素养和造型禀赋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为什么面对同一个展会或者同一件作品,在不同的人那里,感受会如此不同呢?

这就涉及到我们在生活中常常触及一个词:见地。有时我们会说某某很有见地,某某的见地不怎么样,并且以此,来衡量、判断这个人。可见,“见地”并不仅是一种抽象的思维,而是一个人认知水准的真实反映。在禅宗,见地直接关系修行成败——见地不对,永无成日。但是这个“见地”又无法给予,它需要在每个人自己的心里慢慢生长和建立。易菁先生说:“我们现在同时在看这盆花,然而在我心里的花与在你心中的花是不一样的。这就是我们对花的见地不同。”

把这话拿到此处,同样适用。

所以,争论有时是没有意义的。站在院子里和站在屋顶上,看到的景物是不一样的。在这里,我只是如实表达自己的感受,并且知道这感受会引起岛内同道(也包括许多大陆同仁)的反感,但不愿就此纠缠,只是将观点如实呈出而已,笑骂由人。

有时我会想,为什么“盆景”这种造型样式,只能在狭小的圈子里交流与谈论,引不起社会的广泛关注与兴趣,是社会各界人士不懂么?

略备常识的人都知道,无论何种艺术形式,只要达到一定的高度与水准,必会引起社会关注。据业内人士考证,盆景迄今已一千余年的历史。那么我想问:一个有着千年历史的造型样式,一直不能走进艺术殿堂,不被主流艺术认可,难道不应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么?

其实答案很明确:是我们自己的分量不足,艺术含量不够。

所谓“文如其人”、“作品即人”,从一件作品中,完全可以窥见作者思想境界、艺术修养的高低,也即由果知因。如果一个人当真热爱大自然,在大自然中的怀抱浸泡留连过,那么,他手下的盆景必不会如此简单平庸,单调苍白;如果一个人当真热爱艺术,那么,他对世界上如此丰饶的绘画、雕塑、文学、摄影乃至音乐等资源必不会漠然视之,而是会主动学习,汲取吸收,在这个学习汲取的过程中,所谓“艺术修养”便会自然形成,沉淀为他的下意识。被众多艺术作品滋养过的他,一旦拿起刀箭工具,剪裁枝叶时,相信这些“绿色营造”不会太过凡庸,而他的判断,也不会错到哪里去。

说到底,是作者的视野和参照系,决定了作品的气息和格局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综上所述,此次展会过分工艺化的倾向,其实是把盆景创作的形式和方法变成了技术,甚至只剩下技术化的演示和操作。这种技术化的盆景,从外在讲,是对当前越来越技术和商业化世界的投合,从内在讲,是以技术的炫耀隔绝了对自然、对生命情感的表达。盆景走到这一步,还能称为艺术吗?

技术并非与自然对立,恰恰相反,它是自然的产物,是人在讴歌自然时的手段运用。为了将自然表现好,将感受表达真切,于是我们也就反复地钻研、探讨技巧,以至于让一些人从外部看去,误以为艺术就是这些,甚至把它当作了全部。目前在盆景展会中盛行的“大师表演”即是此类,其中绝大多数,没超越这个范围。因此,有必要提醒并引起警觉的是,技术、技巧之类是极其重要的,但无论如何重要,它只是工具,是导引我们通往目标的必不可少的手段,而非目的。技能进乎道,道同样也可显化为技,不管二者如何变幻,有一个前提始终无法略去,那就是“道”的存在,它是一切艺术创作的基石。

这个“道”具体到盆景中是什么呢?回答也简单:自然与情感。盆景是以土石树木为载体,表现人在面对大自然时的观察与态度。其对自然观察的深入程度、提炼概括的精准程度以及独特性之有无,呈现到观者面前是清清楚楚的,有就是有,没有就是没有,一目了然。就像这次展会中的作品一样,再精良的外观,也不能掩盖自然气息的缺失和人文精神的匮乏。

而这种倾向非台湾盆景独有,中国大陆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的盆景发展也正在向此靠拢、蔓延,尤其在一些经济发达区域,在业已富裕起来的人群中间,此种情状更为凸显:注重树种(于是有贵贱之分)、注重体量(愈大愈好)、注重技术(不厌琐细)、注重配器(名贵为佳)、注重养护(“脑满肠肥”),注重奖项(以摘金夺银为旨归),等等,愈演愈烈,终成潮流,蔚为大观。这即是我所谓的“富贵病”。而该“病”的核心指征却不是上述这些——以上倾向只要不过分,对作品便有渲染、美化、提升的功效,尚不能称之为“病”,但是,当它们与以下特点结合时,病态才算真正发作:

造型僵化,样式趋同,无自然神髓。

不要小看这一点,仅此一点,便将它们与“艺术”拉开了距离。

好比一个模仿秀演员,在付出极大心力、穷尽种种手段以后,仍与模仿对象存在距离——再像也不是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此病如何疗治?

要我说,方剂很简单,只有两味药:走向自然,与之融汇;谛听内心,慢慢沉淀。

只有观察细腻、表现精准,感情真挚、感受充盈,那种由内而外的触发才会打动观众。

只是,说来容易,做到极难。而且这两者,都与“经济”并无太多关联。钱再多,在这也派不上用场。

此即本末之辨。颠倒过来,便是目前业内现象之种种。

在我本意,以此次展会为由头,说出久在心里的话,对今日蓬勃热闹的盆景发展稍作提醒,可同时又觉自己可笑,因为以我的觉知,这些话,说了也是白说,除了遭受白眼、不屑甚至反击以外,再难收获别的什么了。

好在陈丹青早就有言:说话不一定要生效,重要的是把它说出来。那么好,今天我也做一回堂吉柯德,呈出这无用的啰嗦,为这原本滑稽的世界,再添一丝荒诞琐屑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2-9 08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:victory::victory: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2-9 09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2-9 19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2-9 21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2-9 21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萝卜白菜各有所爱。不好说不能说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2-11 17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2-13 08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欣赏啦;精品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2-16 12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2-16 12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2-18 16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QQ|联系客服|小黑屋|回到手机版|Archiver|( 沪ICP备13022119号  

GMT+8, 2018-8-17 15:28 , Processed in 0.181561 second(s), 16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